過去三年的生活,令楊建軍不堪迴首,但他說,從未後悔過當初救火這一舉動。
  新快報記者 嚴蓉 潘芝珍 通訊員 田乃偉 孟祥萍
  戎裝十年,即使退伍後,楊建軍也以軍人的標準要求自己。也正因此,三年前他發現山林失火時,幾乎是條件反射式前往救火,卻不幸遭大火燒傷。身體的殘缺、漫長的治療和高昂的醫療費拖垮了家庭,不堪重負的妻子選擇離他而去。絕望之中,他甚至喝下農藥尋求“解脫”。如今,在中國好人網的幫助下,楊建軍終於得以在廣州一家醫院繼續治療,但整形所需的7萬元費用缺口,至今仍無著落。
  退伍兵救山火被燒傷 痛苦中治療三年家徒四壁
  三年花費40萬 妻子離他而去
  2011年4月3日,是讓楊建軍一生難忘的日子。上午10點多,楊建軍和往常一樣,正在拉貨幹活,突然聽到有人喊:“山上著火啦!”楊建軍抬頭一看,不遠處的山林間冒起了濃煙,他顧不上多想,回到家和老母親打了聲招呼,就趕緊拿著把鐵鍬往山上沖。跑了十分鐘才趕到出事地點,楊建軍不敢耽擱,馬上揮著手中的鐵鍬撲打山火。
  火苗漸小,楊建軍鬆了口氣。可正在此時,風向突變,草皮上的火苗藉著風勢躥了起來,一下子把楊建軍裹到火海裡。雖然靠著堅強的求生意志,楊建軍像一團“火球”一樣挪到了山下,但他的面部、身體和四肢均被大面積燒傷,送到醫院時已是奄奄一息。
  三年來,楊建軍大大小小經歷了13次手術,總花費逼近40萬元。命是保住了,卻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。雖然一度得到了社會上的幫助,但龐大的醫療支出還是給原本就貧寒的楊家沉重一擊,妻子忍受不了困苦,最終選擇離去。
  “我兒子常常看著我流淚,問我‘爸爸,你為什麼要這樣呢?’”除了傷痛,更令楊建軍痛苦的是家人對他一開始的救火行為的質疑,“我去救火,不為別的,就是覺得那是國家的山林,不能被大火毀了。”
  來穗治療
  有望恢復八成行動能力
  2014年12月19日,中國好人網的志願者得知了楊建軍的情況,給他捐助了3萬元,將他接到武警廣東總隊醫院(以下簡稱武警醫院)繼續治療。病床上,楊建軍一邊說著話,一邊不停用包紗布的手撓著手臂、大腿。由於燒傷和植皮留下的瘢痕,到了冬天這樣的季節,楊建軍的皮膚較常人更易乾燥、瘙癢,甚至嚴重的還會皸裂、破損。
  他最嚴重的傷情在鼻翼和嘴唇以及被燒得蜷曲變形的手腳。除此之外,楊建軍的眼睛視力也深受影響,如今他連睡覺也不能完全閉合眼睛,耳朵當初被燒剩下一小塊,現在隔著稍遠一點距離對他說話他也無法聽清。
  “現在只能通過手術,來幫助他的雙手恢復自主功能,還有他的嘴唇外翻以及鼻翼的問題,都能通過手術解決,全部做下來,大概需要兩個月的時間,如果手術成功,應該能幫助他恢復80%的自主行動能力,總費用應該在10萬元左右。”武警醫院燒傷整形科主任田宜肥告訴記者。
  從未後悔救火
  只恨拖累了雙親
  楊建軍是甘肅蘭州市榆中縣清水驛鎮清水村人,1993年入伍成為一名軍人。2003年,由於楊建軍的弟弟早年在部隊因公殉職,為了照顧年邁多病的父母,楊建軍打報告申請提前退伍。
  被火燒傷後,楊建軍最懊惱的是對父母的“拖累”。“他們本就是身體多病,需要別人照顧,如今卻反過來要照顧我。”談及父母,楊建軍眼淚止不住地流。為了救治楊建軍,楊父楊母借了20多萬元外債。
  “太痛苦了,太痛苦了,這三年多我過的日子太痛苦了。半年前我喝過農藥自殺,結果被家人救了下來,我想不通他們救我做什麼,讓我死了更好。”然而,即便如此,楊建軍仍是三年前那個毫不猶豫扔下手中的活上山救火的漢子,“如果時光倒流,我還是會去救火的。這些年很多人說我二愣子,但不管他們怎麼說,也不管我現在變成什麼樣,我始終不後悔當初的舉動。”
(原標題:“不管我現在變成什麼樣,我始終不後悔”)
編輯:SN182
創作者介紹

行李

gl24gllgx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