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標題:三名孩子多處有傷 猛揍親骨肉狠父聲稱沒做錯
  猛揍親骨肉狠父聲稱沒做錯
  三名幼小的孩子全身多處有傷,女兒稱一年多來基本上每天都被打,媽媽不堪忍受打罵已離家出走
  膝下有三個孩子是件多幸福的事啊,但在佛山,有這樣一個酒鬼父親,不僅把老婆打跑了,還經常虐打三名親骨肉,其中最大的孩子7歲,最小的才2歲。
  1月2日,2歲的小寶(化名)在疑似被父親羅朝江用火燒傷頭皮後,被送到了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救治。有護士看到了孩子的慘狀,含淚拍下他的照片併發到微信朋友圈。這幾天,不少好心人得知消息後來到醫院,給孩子送來了衣物和食品。目前,當地警方和婦聯已經介入此事。
  電線抽打 手臂血痕深可見肉
  7日中午,佛山市一醫院13樓燒傷整形科的過道上,記者見到了被父親虐打致全身是傷的小寶。他安靜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,眼睛大大、睫毛長長,如果不是頭皮被燒壞以及滿臉舊傷疤,他其實是個很漂亮的小男孩。
  翻開小寶的衣袖,只見細細的手臂上有一道長約5釐米的血痕,表皮已破,深見血肉。小寶的姐姐小美(化名)說,這是爸爸用電線一遍一遍抽打導致的。在小寶身體其他部位,還有多處這樣的傷痕。有護士說,小寶被送來時疼得哇哇叫,頭皮給燒掉了一大塊,當時就有同事落淚了。
  小美坐在一邊,喝著好心人送來的盒裝牛奶。今年7歲的她本該讀小學一年級,但因為父親交不起學費被迫輟學在家。平時她負責做飯給兩個弟弟吃。小美身上也遍佈傷痕,臉上更有很明顯的被煙頭燙傷的痕跡。
  喝醉打人 媽媽難忍離家出走
  小美說,他們都是貴州人,之前爸爸在順德務工,媽媽在家帶三個孩子,但爸爸喜歡喝酒,每次都要喝差不多一斤白酒,經常酒後打罵媽媽。媽媽去年7月離家出走了。
  從此,照顧兩位弟弟的重擔就落到了小美身上。不過爸爸的家暴並未停止,“他基本上每天都打我和弟弟,要打一個多小時,已經有一年多時間了,理由就是我和弟弟都太調皮了,我又不好好看管他們。”此外,小美的爸爸經常懲罰孩子,不讓他們吃飯,據小美回憶,有一次他們姐弟三人三天沒吃東西。
  原標題:三名孩子多處有傷 猛揍親骨肉狠父聲稱沒做錯
  好心市民 送衣送食自發捐錢
  在爸爸的眼裡,小美是不聽話的孩子,但醫院的病友們都很喜歡小美,覺得她很懂事,所以有什麼好吃的都會分點給她。小美說,她現在最想的是媽媽和二弟。她和小寶被送到醫院後,二弟就被爸爸帶走了,“最不想見的是爸爸,他會打我的”。
  記者瞭解到,小寶和小美1月2日被送到醫院後,他們的爸爸一般都是晚上11時以後來到醫院,在醫院過一夜後第二天一早離開。
  記者採訪時,不斷有好心市民前來探望姐弟倆,有的送來衣服和鞋子,有的送來牛奶和食物。“我們是在微信朋友圈得知這事的,所以特地來看孩子,覺得他們太可憐了”,市民吳小姐說,她和一些朋友自發捐了近5000元,準備給小寶治病。
  房東:看到孩子滿身傷幾次報警
  8日下午,記者找到了孩子們租住的位於順德陳村仙涌村北二巷的出租屋。女房東告訴記者,孩子的父親叫羅朝江,9月份租下房屋,但入住後至今只給了200元錢,目前還欠著房租及水電費約1000元。
  羅朝江是否經常毆打三個孩子?房東稱,因為出租屋密閉,無法看見,“但能經常聽到孩子大哭的聲音。他每次喝醉酒後入屋,不久就能聽到孩子的哭聲,那哭聲聽得我難受”。
  她告訴記者,有一次孩子在出租屋內哭得特別凶,她便敲門勸阻,“那男的卻說,哪有打小孩,只打過屁股,但是有很多次,我看到孩子臉上手腳上都是傷。”據悉,房東曾數次報警,派出所民警也曾來教育過羅朝江一次。
  記者看到,羅朝江租住的屋宇是老舊的磚瓦房,面積約30平方米,牆壁上僅涂著白漆,內里擺設很簡單。
  醫生:擔心孩子以後長不出頭髮
  8日下午,小寶的主治醫師沈銳向記者透露,小寶是2日下午被他父親送到燒傷整形科的,頭皮局部腫脹並且伴有感染,“送來的時候已經感染兩天了”。
  沈銳說,小寶具體是怎麼受傷的他們不是很清楚,但是據孩子的父親說,是他抱著孩子炒菜的時候不小心被蒸汽燙到的。“受傷的部位比較敏感,並且孩子歲數太小,現在很擔心他以後長不出頭髮來。”沈銳說,接下來等小寶頭皮正常組織和壞死組織分離後再進行手術,預計費用還要一萬元左右。
  至於孩子臉上的傷疤是如何造成的?沈銳表示無法判斷。
  婦聯:戶籍政策所限或難施援手
  8日,記者致電佛山市順德區婦聯一位陳姓科長,她告訴記者,6日下午4時接到佛山市婦聯的信息後,立即派出工作人員接觸到小孩及其父親,“我們聯繫了居委會上門瞭解,也去醫院詢問過孩子的情況”,但她表示,情況還需進一步瞭解,等完全掌握情況後才能予以救助。
  “當前的救助措施如低保助學等跟戶籍密切關聯,我們接下來會儘量看看有沒有辦法幫到他們”,陳科長還說,派出所已到醫院瞭解情況並予立案,是否存在家暴,須待公安調查。
  記者瞭解到,目前已有社工組織及心理輔導人員介入,將為幾個孩子提供心理輔導和相關援助。
  對話
  羅朝江:打了就聽話了
  否認“每天都打”,稱打是為孩子好
  7日晚11時許,佛山市一醫院燒傷整形科過道66號病床旁,一名身材不高、戴著眼鏡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子坐在小美姐弟倆身邊。他叫羅朝江,是孩子們的父親。床上,多了一名小男孩,叫小成,是小寶的哥哥,今年4歲。
  記者:喝完酒會耍酒瘋打孩子?
  羅:我喝完酒從不打他們。
  記者:但是孩子們說你每天都打他們。
  羅:怎麼可能,畢竟都是自己的孩子,是仇人也不會這樣打吧?
  記者:為什麼要打孩子?他們還那麼小。
  羅:太不聽話了!比如有一次小寶拿棍子搗電源開關玩,看到後我很生氣,就拿木棍打他,他手上那道傷痕就是那次打的。我最主要的目的是不想他們受到傷害,是為他們好。我小時候被父親打過,打完我就能認識到錯誤了,所以我覺得打是對的,打了以後他們也會聽話了。
  記者:打就能解決問題?
  羅:我有時候也在反思,認為這樣的方式不對,但每次火一上來就控制不住。
  記者:孩子現在聽話了嗎?
  羅:我覺得他們現在很怕我,我在身邊的時候他們都不怎麼說話,我不在的時候他們很開心。
  記者:以後怎麼打算?
  羅:我現在就想老婆能回來幫忙帶孩子,我也多次聯繫她,但是聯繫不上,去找她又沒有路費。我想孩子的病能早點好起來,以後不管怎樣,我都不會再打他們了。(羊城晚報記者鄭誠)編輯:
創作者介紹

行李

gl24gllgx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